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遊網 昆明旅遊網

基諾族

“基諾”是基諾族的自稱,釋意為舅舅的,無本民族文字,語言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彝語支。

在本世紀50年代,這個民族還處於原始社會末期。以為主,用砍倒、燒完的輪歇耕作的原始方法進行生產,婦女會紡織,男已有不脫產的鐵匠,基諾族還以採集和狩獵作為生活的補充。

基諾族很尊敬長每個村寨有一個“卓巴(寨父)”,一個“卓母(寨母)”理村寨的內部事物。他們狩獵的獵獎品交由全寨大人小孩平均分吃。男女戀愛自由,婚姻是一夫一妻制小家庭,但又保持了一些對偶婚和群婚的特點。兒童成年時,需要舉行“成年禮”。節日有火把節、新米節等。

基諾族的男子穿無領對襟白色上衣,肥褲;婦女愛穿白色刺有各種色圖案的背心,外著無領長袖外衣,下穿黑色紅邊的合縫裙子。挽發高髻,興戴三角形尖帽,身背大麻布袋。男女都有戴手鐲、大耳環的習俗。

基諾族戀愛:

基諾族青年男女的戀愛生活是比較自由的,而且往往充滿了情趣和詩意;傍晚,青年男女往往在村寨的岔路口留下一片或幾片樹葉,以此作為戀人間約會的信號,戀人一看就明白,且知道約會的時間和地點。人們把這種約會的標誌稱為樹葉信,讓青翠欲滴的小小葉片傳遞了愛的資訊。有的村寨還專門為男女青年設有娛樂和過夜的公房。讓姑娘和小夥子在裏面相會、娛樂、談情說愛和過夜。

男女青年相愛後,互贈煙、茶、檳榔等食物;當感情進一加深時,互帶有民族特色的挎包。他們正式訂婚時,男方送給女方一對銅手鑼,女方送給男方一朵用紅豆子穿成的花,下麵吊著白林蟲的翅膀,這是小夥子頭上最漂亮的裝飾品。白木蟲翅膀永褪色,象徵兩人的愛情地久天長,忠貞不渝。基諾族青年男女之間還流行著一種用鮮花示愛的方式:如果小夥子看上了哪位姑娘,就可以摘幾枝鮮花送給她。如果姑娘有意,就會接受小夥子的鮮花,並把花拿在手上,如果不願意,可以轉身離去。最有意思的是,當男女雙方通過對歌等形式互相看中,並產生愛慕之情後,不能由小夥子首先向姑娘表白自己的愛慕之情,而只能由姑娘首稱向小夥子提出,小夥子只能充當被動的角色。

基諾族青年男女戀愛後,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,雙方情投意合,就可以同居。同居的情況各個村寨各有不同,有的男女都不在家過夜,而是住在公房的僻靜處;有的在空場上露宿;有的悄悄去女方家同居,晚上去,天亮時離開,女方的父母不會干涉;有的輪流去男女雙方的家中同居。同居日久,關係慢慢公開,男女雙方互贈生活和生產用具,農忙時一塊去幫助雙方的家裏做活。但是,同居並不等於結婚,結婚是一年半載以後的事情。有少數青年男女在同居後感情不融洽,又分手了,大家也不會干涉和歧視,他們可以重新戀愛和物色伴侶。但是,在同一時期之內,只能與一個人同居。如同居一年半載以後,雙方的關係融洽,感情篤深,或已經有了孩子,再正式結婚。同居期間生的小孩不受歧視,與結婚後生的孩子享有同等的權利和地位。

基諾族青年男女結婚後,夫妻關係融洽、和睦、離婚、吵鬧的現象很少。

基諾族婚俗:

基諾族青年男女結婚,由媒人和親友帶著酒、肉,到姑娘家共同商定婚期。

舉行婚禮這天,男方家要殺一兩頭豬,豬肉送給女方家一半。同時還要送些蔬菜、魚、獵到的野味等給女方家,好讓女方家招待親戚朋友。下午太陽偏西後,新郎的父母陪著新郎來到女方家接親。到女方家後,接親者會受到熱情的款待,男方要送給女方母親奶母費,送給舅舅接人費。女方家同時要殺豬祭,祭完後要把三根肋骨給族長,四根肋骨給父親,豬腿和豬八戒頭給寨長,其餘剩下的由全寨人一起聚餐。全寨人聚在一起,喝酒吃肉,共同慶祝婚禮。晚上,在寨子裏的空地上燒起火堆,人們擂響太陽鼓,唱起了古老的基諾調,跳起了熱烈奔放的基諾舞,整個寨子沉浸在一片喜慶氣氛中。

新郎就拉著新娘的手走出竹樓,和迎親者一道把新娘迎回家。到家的時候,新郎的母親在門外給新娘一個雞蛋,並在新娘的手上拴一根紅線,同時在手腔上繞三圈,這時新郎要給新娘敬一杯酒,同時要唱一首歌,內容是今後新娘要尊敬母親,虛心向母親學做家務等。當新娘進了男方家的竹樓後,新郎的父親要給新娘一隻雞腳,同時給新娘手上拴紅線。之後,賓客也紛紛給新娘拴紅線,同時送禮物給新娘,在基諾族的觀念中,拴紅線不僅拴住了人,也拴住了人的魂,今後新娘就永遠在男方家了。

新娘到了夫家之後,新郎就開始盛宴款待親朋好友和全寨的鄉親們。人們喝酒、唱歌、跳基諾舞、擂太陽鼓、盡情地歡娛,以慶賀這對新人完婚。結婚的當晚,新娘不能走出男方家。第二天天剛亮,新娘要去背水回來燒洗臉水,燒好後抬給公婆洗臉,同時,正式稱呼公婆為阿侈阿媽。之後,新娘的父母和媒人也來到男方家,把頭天長伴送來的嫁妝清點給新娘。有趣的是,這些新贈的東西中,往往還有一塊茶葉地、一蓬竹子、一頭牛和幾隻雞。

基諾族婚後家庭和睦、融洽,很少有離異現象。

基諾族節日:

基諾族“祭大龍”的習俗是紀念基諾族創世始祖阿嫫堯白的紀念日。一般在農曆六月間舉行,歷時3天。“祭龍”這天,謝絕外地遊客進寨子。基諾族主要節日有“特懋克”節,是基諾族一年中最盛大傳統節日。時間按基諾族的“太陽曆”定在一月中旬。節日期間,親友互相拜年,唱歌跳舞,歡度節日,還要邀請別寨的貴賓來自己寨中過節。招待客人採取“流水席”方式,客人不管到哪家都會受到熱情款待。

基諾族禮儀及禁忌:

基諾族對花有一種特殊的感情,他們把鮮花看做是純潔、友愛和吉祥的象徵。每一家的住房周圍都種滿鮮花,一年四季花開不敗。基諾族把鮮花與家運聯繫起來,認為家庭幸福和美,是因為種植了鮮花。每逢節日,婦女們除了穿上豔麗的民族盛裝外,還要在耳環及頭上插幾枝花,特別是當山茶花盛開時,青年男女都要在髮髻或胸前插上山茶花。男女之間表示愛情,便摘幾枝花表示愛慕之心,如果姑娘有意,就會接過青年送來的鮮花。

在基諾山寨,很少看見不戴耳環的人,每個人不是在耳環眼裏塞上一個紙卷,就是在耳垂上掛上一個粗大的耳環。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耳環眼。不少民族的耳環眼只略比針眼大一點,基諾族的耳環眼卻大得令人吃驚。他們從小就穿耳環眼,隨著年齡增長,逐漸擴大。一個人的耳環眼越大,說明這個人越勤勞、越勇敢。青年男女在戀愛時,喜歡互相贈送花束,插在對方的耳環眼裏。

基諾族男女青年戀愛比較自由,方式也較靈活多樣。一種是男女青年在上山勞動的過程中,通過對歌產生好感後,便會在收工回寨的途中,把對枝留在岔路口,表示下次約會的地點和時間。另一種是男女青年共到某家聚會,通過聚會相識後,雙方互表情意,並相互贈送禮物。

結婚的當天,新郎不能外出。

基諾族視孩子的誕生是一件大事,有許多忌諱和規矩。孩子出生的時候,不管誰在身邊都要給他取名;生孩子的人家要在大門邊插兩枝帶葉子的桐枝尖,以示外寨人不能進來;在孩子滿月那天,謝絕外人進屋。